您好,欢迎访问岳阳市政协门户网站!
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网站首页 > 党派团体

【“五一口号”征文选登(12)】周恩来关于协商民主思想的确立和发展

时间:2018-05-22 19:03:15    来源: 湖南致公    点击:0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口号,其中口号第五条是: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五一口号”发布后,得到了各民主党派、各界民主人士的响应。周恩来当时是这个口号的主要议定者之一,他也是人民政协筹备工作的具体组织者和领导者。

周恩来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实践中,探索确立了一系列实行协商民主必须遵循的原则,并身体力行创造形成了一整套开展协商民主的优良作风和方法,是我们实践协商民主的楷模。今年是“五一”口号发布70周年,也是敬爱的周总理诞辰120周年,在此研究他的协商民主思想,对于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一、周恩来协商民主思想的形成过程

周恩来协商民主思想是在长期革命实践中逐步形成,并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不断完善的。

(一)周恩来协商民主思想源于他对进步思想孜孜不倦的追求

1.青少年时期立下爱国救国之志。周恩来的青少年时代,立志“为了中华之崛起”而发愤读书。1917年9月,东渡日本留学,希望学习日本明治维新的经验,维新救国。留学期间,他透过许多现象逐步认清了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腐朽,认识到要走日本维新的道路以救中国是行不通的。这个时候,他开始从研究各种“新思潮”中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并对马克思主义有了初步的认识。

2.五四运动对周恩来民主思想是一次重大的启蒙。1919年在中国爆发了一场伟大的五四运动。这次运动的主要内容,就是提倡科学和民主,反对迷信和专制,反对帝国主义和卖国贼。周恩来于l919年4月离开日本回国后,一到天津便投入到五四运动之中。周恩来与郭隆真、张若名等人酝酿成立了男女学生联合组织“觉悟社”,出版《觉悟》刊物。觉悟社成立后开展了许多活动,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灌输世界新思潮。

3.从革命民主主义者到马克思主义者的转变。在周恩来的领导下,“觉悟社”主动接受我国早期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宣传者李大钊的指导,邀请李大钊到天津讲学,阅读李大钊介绍布尔什维主义和俄国十月革命的文章。由于领导学生爱国运动,周恩来在1920年1月29日遭反动当局逮捕。在狱中,他重新思考了许多问题,对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比较系统地进行了钻研和宣传,萌发了革命意识。出狱后,他就立志推翻专制压迫,寻求彻底的民主,逐步走上职业革命的道路。

(二)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周恩来运用协商方式妥善处理了一系列重大问题

1.民主协商是周恩来解决分歧、达成共识的重要工作方法。周恩来善于发扬民主,倾听别人意见,从不武断独行。凡是涉及到事关全局的问题,他总是与有关方面协商,充分征求意见,以形成统一认识,从而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齐心协心地完成任务。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在处理与国民党关系方面,周恩来希望能够通过公开发表的意见进行善意的批评,就某些问题进行民主协商。

2.协商解决西安事变,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1936年12月12日凌晨,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当时,中共中央坚持了反对新的内战、和平解决西安事变、逼蒋抗日的方针,并派周恩来、博古(秦邦宪)、叶剑英为代表去西安。周恩来在西安极为复杂的环境中,以高超的斗争艺术,贯彻执行党中央解决西安事变的正确方针,既主动作出了让步,又坚持了原则,促成了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为形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奠定了基础。

3.促成了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开辟了中国民主的新形式。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了争取光明的中国,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与国民党当局进行了艰苦的斗争。同年9月10日,周恩来、王若飞与国民党代表张群、邵力子、张治中举行会谈,商讨召开政治会议和国民大会问题。中共代表提出,在召开国大以前,应该召开党派会议,商讨国事。国民党代表王世杰不同意“党派会议”的名称,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便提出用“政治会议”代替,这一名称获得各方接受。国民党代表张治中随后会谈中为充分尊重各方意愿,提出在“政治会议”中加入“协商”二字。以周恩来为代表的共产党人,认为召开政治会议的目的已经达到,便以超人的智慧接受了这一提法。

4.领导人民政协的创建工作,为新中国的成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口号,“五一口号”发布后,得到各民主党派、各界民主人士的响应。周恩来领导了人民政协筹备工作,缜密策划、精心安排参加新政协的民主人士到解放区。1949年6月15日,新政协筹备会正式成立,作为副主任的周恩来实际主持了筹备会的工作。在此期间,周恩来作过多次报告、讲话、说明和发言,对人民政协的地位、性质、任务以及运作中的主要特点作了明确的论述,奠定了人民政协理论的初步基础,同时也基本确立了协商民主思想。在毛泽东、周恩来的精心组织和努力下,新政治协商会议经过充分协商,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奠定了坚实基础。

(三)周恩来总结国共会谈的经验教训,为协商民主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1.要互相承认,不要互相敌视。协商是在政党、团体和个人之间进行的,肯定会存在着一些意见分歧和矛盾。周恩来在总结国共谈判的经验教训时说:“既然商谈了,就是要政治解决,也就应该互相承认,不应互相敌视,尤其是商谈的双方代表,更要常常保持这种态度。”(《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11页

2.要互相商量,不要独断。协商就是一种商量,一般是指人们之间相互沟通、交换意见。周恩来善于听取各方面、各阶层和各民主党派的各种意见,重视反面和批评的意见,允许和提倡争辩。他指出:“为了寻求真理,就要有争辩,就不能独断”。“即使自己有很多对的意见,但是还要听人家的意思,把人家的好意见吸取过来,思想才能更发展”。(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23页

3.要互相让步,不要独霸。让步是在协商谈判中,双方就某一个问题争执不下时,一方主动或被动放弃部分利益以促成协商达成一致意见的行为。周恩来指出,“既然是政治解决,总是要于国家人民事业有利,既然于国家人民事业有利,那么两党之间,各方面之间,有什么不可以让步的?”(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13页

4.要互相竞赛,不要互相抵消。此处竞赛与竞争同义。竞争与合作都是社会进步和人生成功的动力。周恩来指出,“我们觉得既是政治解决,求合作,那么两党也好,各方面也好,总有些意见不同,应该在工作上竞赛,在地方上努力,而不是说你做好了,我不高兴,或者这一方面做好了,那一方面不高兴。因为好的事情都应该欢迎,不管行之何方,出之何党。只有这样,中国人民的力量,民族的精华,才能不互相抵消,才能有益于建国。”(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13页

二、周恩来协商民主思想的主要内容

周恩来在长期革命和建设实践中,吸收和借鉴了人类社会民主政治发展的有益成果,对协商民主提出了一系列的观点和主张。

(一)周恩来提出的协商民主与“旧民主主义”议会民主相比较有本质的区别

周恩来通过与“旧民主主义”议会民主相比较,指出“议会制实际上是资产阶级专政,是假民主”(见于《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244页),新中国的协商民主是一种不同于“剥削阶级政党间互相争夺”的新民主,是全国各民族、各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各界民主人士享有的人民民主。

1.旧的议会民主代表少数人的意见。周恩来指出:“到开会的时候才把只有少数人了解的东西或者是临时提出的意见拿出来让大家来讨论决定,这是旧民主主义议会中议事的办法。”(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29页

2.旧的议会民主没有经过充分酝酿。周恩来指出,“新民主主义议事的特点之一,就是会前经过多方协商和酝酿,使大家都对要讨论决定的东西事先有个认识和了解,然后再拿到会议上去讨论决定,达成共同的协议。”(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29页

3.旧的议会民主只是便于彼此争权夺利。周恩来指出:“我们所要反对的是旧民主主义的议会制度,因为它不是事前协商,只是便于剥削阶级政党间互相争夺,互相妥协,共同分赃的制度。”(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41页

但是,周恩来对西方议会制度并不是全盘否定。他指出:“西方议会的某些形式和方法还是可以学的,这能够使我们从不同方面来发现问题。换句话说,就是允许唱‘对台戏’,当然这是社会主义的‘戏’。”(见《周恩来选集》下卷第208页

(二)周恩来论述了新中国协商民主的几个特性

1.必然性。周恩来从中国革命的实际出发,论述了中国选择协商民主的必然性。他总结历史教训,认为议会制在中国行不通。他指出:“从五四运动以来,中国有了共产党,有了第一次国共合作,有了大革命运动,经过了四个革命阶段即北伐战争、土地革命、八年抗战和最近三年来的人民解放战争,才形成今天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样的组织。可以说这是一百多年来民族民主革命运动牺牲奋斗的果实,也可以说是三十年来新民主主义革命运动获得胜利的集中体现。假如没有一百多年来革命运动的历史积累,尤其是三十多年来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运动,便不可能有今天这样济济一堂的政治协商会议。”(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35页)他以一次次革命的历史现实告诉我们,中国选择协商民主,不是哪一个人的意志,也不是哪一个政党的意志,而是中国革命与人民的必然选择。

2.真实性。周恩来指出协商民主关键是要在决策前协商。协商民主真实性主要体现在这种协商是不是真的民主,主要看它是不是协商于决策之前。在筹备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周恩来提出,凡是重大的议案提出来总是事先有协商的,协商这两个字非常好,就包括这个民主精神,并强调“新民主主义的议事精神不在于最后的表决,主要是在于事前的协商和反复的讨论”。(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34页)周恩来倡导的“事前协商”到如今已有进一步的发展,政治协商“三在前三在先”就是一个充分体现,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

3.广泛性。周恩来在他的讲话中指出了协商的广泛性。协商民主的广泛性有两个层面的意思:一是指参与的广泛性,二是指协商内容的广泛性。参与的广泛是指,协商民主不同于精英民主,其主体是广大的人民群众,无论哪个党派、哪种团体、哪方面人士,都享有参政的权利,都可以按照一定条件和程序参加有关问题的协商。周恩来在1949年9月7日所作的《关于人民政协的几个问题》中指出,“毛主席说得很清楚,我们的政权是属于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四个阶级联盟的。此外,政协代表中还包括从封建阶级、官僚资产阶级中分化出来并投向革命阵营的爱国民主人士。这就是确定代表人选时的广泛性和灵活性。”(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31页)政协组织所包含的成分,是非常广泛的。协商内容的广泛性是指,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和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中的重要问题,都可以纳入协商的内容。周恩来指出,“人民政协全国委员会,便是中央人民政府协议事情的机构。一切大政方针,都先要经过全国委员会协议,然后建议政府施行。”(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37页

4.长期性。周恩来从历史唯物主义观出发,分析了民主党派存在的长期性。政治协商是指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协商。由于政党存在的长期性就决定了政治协商的长期性。新中国成立以后,一些民主党派和党外人士认为民主革命完成了,民主党派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共产党内也有一部分同志滋长了骄傲自满和以功臣自居的情绪,认为对民主党派不应在政治上抬高他们,在组织上扩大他们,给我们自己找麻烦。鉴于此,周恩来指出:“我们党的寿命有多长,民主党派的寿命就有多长,一直要共存到将来社会的发展不需要政党的时候为止。”(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348页)周恩来把共产党与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形象地描绘为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

(三)周恩来表述了协商民主的实现途径

1.通过政治协商实现协商民主。共产党同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政治协商,是协商民主的主要方式。周恩来指出,一切大政方针,都先要协商,然后再进行实施,因为“对社会发展规律,共产党也不能说都认识到了。尽管大的原则方面掌握了,但是具体问题还常常难于掌握。所以我们大家遇事总是要多商量”(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390页)。他提出了几点要求:一是要多听不同的意见。二是容得下不同的意见。三是要发挥人民政协的作用。通过多层面的协商民主,确保决策的民主化,从而使国家的大政方针、政治生活中的重大事项、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等的决策日益科学化。

2.通过参与政权实现协商民主。民主党派成员和无党派人士担任国家和政府的领导职务,是实现协商民主的重要形式。周恩来指出,“我国的人民民主专政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政权”,应该吸收各阶级、阶层的代表。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在中央政府的人事安排中,我们党吸收各党派、团体和无党派人士参加了人民政权工作。民主党派人员、无党派人士担任国家和政府领导职务,不仅开辟了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参政和监督的多种渠道,同时也创造了协商民主的重要协式。对此,周恩来指出,党外人士参加政权、审查文件、政策法令,“不仅不会动摇我们的政策,而且还会完善我们的政策。这些政策法令是经过他们讨论同意的,事后他们也会更好地进行宣传解释。”(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75页)。周恩来提出要尊重非党人士,要让他们“有职有权”,同他们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共事关系。

3.通过民主监督实现协商民主。民主监督是协商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表现形式。协商民主体现在民主监督中,主要是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通过提出意见、批评、建议的方式进行。因此,周恩来指出,民主监督本身就是一种民主。他说,“要把六亿人的生活搞好,建设社会主义,没有互相监督,不扩大民主,是不可能做得好的。”(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351页)一是要党内监督,“共产党员首先要党的监督”。二是要民主监督,“整个党的工作,也还要其他党派来监督。同样,每个党员也要其他民主党派监督”。实行民主监督,共产党应该主动、大度,“因为我们党不提,别的党派不好提;我们提了,大家就心安了。”三是互相监督,“民主党派也应该愿意接受共产党的监督,但这个问题并不怎么严重。重要的是共产党要承认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351页

4.充分发挥人民政协的作用。人民政协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新中国成立以后,周恩来担任总理、政协主席,非常重视政协的工作,充分发挥它的作用。一是凡事交政协协商后再决策。建国初期,针对人民政协代行人大职能的情况,周恩来特别强调:“人民政协全国委员会,便是同中央人民政府协议事情的机构。一切大政方针,先要经过全国委员会协议,然后建议政府施行。”(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37页)他反复强调“事先协商”、“互相监督”。建国初期,政务院颁布的许多重要法案和政策都曾拿到政协征求意见。二是指出人大召开后政协照样存在。他指出:“那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体会议,才不再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但是它仍将以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而存在,国家的大政方针,仍要经过人民政协进行协商。”(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37页)三是允许在政协会议上发表不同的意见。1949年6月16日,周恩来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到了开全体会议的时候,还应该允许有不同的意见提出来,这使我们的会场在讨论中更和谐,更知道各方面的意见。这个和谐一致不是大家都说一种相同的话,而是大家说出不同的话,然后取得一致。这是最有力的一致,是最有力的团结。四是促成了政协会与人大会同时召开。在周恩来的提议下,全国政协第三届一次会议同第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同时召开。从此,政协全国委员会历次全体会议都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同时召开,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列席全国人大会议。

三、周恩来实行协商民主的原则和方法

周恩来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实践中,探索确立了一系列实行协商民主必须遵循的原则,并身体力行创造形成了一整套开展协商民主的优良作风和方法。

(一)民主协商,平等相待。协商民主实施的前提,在于参与方平等相待,协商的环境友好、氛围融洽。周恩来历来主张民主协商精神,大到国家的方针政策,小到一次具体的参观活动,都要坚持民主协商。周恩来担任政协主席,认为在政协工作必须具备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要学会民主协商,善于运用民主协商的方式解决问题、开展工作。1962年4月18日,周恩来在全国政协三届三次会议上作了《我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新发展》的讲话,其中明确指出:“共产党的领导是指党的集体领导,党的中央和党的各级领导机构的领导。起领导作用的,主要是党的方针政策,而不是个人。个人都是平等的。”“在政协里边,在我们个人的来往当中,没有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这段讲话对党的领导与平等相待的关系作了精辟的分析。

(二)求同存异,体谅包容。协商的参与方既有根本利益的一致性,又存在各自具体利益的差别性。周恩来在我国长达半个多世纪的革命和建设实践中,创造性地把求同存异思想运用到协商民主之中,强调坚持原则的坚定性和策略的灵活性,正确处理民主协商中的同异关系,在求同的基础上存异,在存异的条件下求同;求同不是简单划一,存异并非放弃原则。一要善于求同。周恩来指出,“我们要吸收不同意见的人在一起,要善于和这些人一起协商,团结他们。这样,政治协商会议才能前进,才能有利于国家建设。”(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262页)二要正确对待差异。周恩来指出,我们同党外人士合作存在差别是允许的,那种寻求没有差异的想法是简单而有害的,差异的存在对政协来说不是坏事反而有好处。他在说明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人选时就强调:“有人批评政协名单里面什么人都有,我觉得好处就在这里。政协不是一盆清水,如果是一盆清水就没有意思了。政协就是要团结各个方面的人。”(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261-262页

(三)虚怀若谷,广纳群言。广纳群言、广集民智,是民主协商所要达到的重要目的之一。周恩来为党和人民作出了卓越贡献,但功劳越大,他越是虚怀若谷,善于启发和倾听不同意见。1951年1月21日,周恩来在中央统战部举行的茶话会上讲到,“今天中国还有各个阶级,我们的党员只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一,要做好工作,就需要听取各方面的意见。”(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204页)一要承认局限性。他说:“一个人的认识总是有限的,要多听不同的意见,这样才利于综合。”二要具备良好的作风。他说:“一个人站在领导地位,不虚心,不平易近人,自以为了不起、什么都懂,只要有这种思想并且在作风中表现出来,就危险了。”三要有过硬的本领。不仅要有听得进去的胸怀,还要有辨别是非的本领。

(四)团结合作,广交朋友。协商民主强调的是合作而不是竞争。中国共产党同党外人士的团结合作由来已久,和民主党派与无党派人士建立了亲密合作的关系。周恩来一贯倡导团结广大人民群众一道前进,并明确指出“团结广大人民群众一道前进的问题,对党来说,就是党与非党人士合作的问题”。(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20页)无论是在革命战争时期,还是建国以后,周恩来都与党外朋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一是事业需要。他说,“习惯于只限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只喜欢听相同的意见,听不到不同的意见,对不熟悉的事也不愿意去熟悉,把自己局限起来,这样工作就会越来越窄。所以,我们首先要求党员多交朋友。”(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437页)二是相待以诚。他指出,“凡是要在广大群众中做的事情,就应该真诚坦白地向党外人士谈清楚。对党外人士要和蔼真诚,不要虚伪。”(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189页)三是要交诤友。他提出:“党内外应该相互多交朋友,特别是共产党员应该主动多交党外的朋友。”(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437页)而且要交在关键问题上能够互相提醒,敢于提出不同意见的畏友、诤友。这样,听到的意见才能全面。周恩来对待党外朋友的真诚态度和崇高精神,赢得了党外朋友的由衷敬佩和折服。

(作者系致公党岳阳市委南湖新区总支主委)